【人大评议专区·聚焦援藏医疗】致我们不变的初心系列报道(一)

发布日期:2019-07-14 05:2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原标题:【人大评议专区·聚焦援藏医疗】致我们不变的初心系列报道(一)——铸守信仰 勇担使命

  7月2日,是医疗队到达昂仁县人民医院的第二个周二,下午13点,我们医疗队刚从食堂出来,外科的强巴医生(我们都叫他强叔)拦住吴建林医生,说急诊来了个腹痛患儿,做完彩超诊断也不明确,想让医疗队专家协助会诊。一听是儿童腹痛,诊断不明确,大家的心一下提了起来。去急诊室一看,一个九岁的孩子,体重仅28Kg,黑黑的小脸烧的红彤彤的,精神萎靡,家属磕磕绊绊的描述着孩子的病情:肚子疼了3天,在村卫生室用了药,自觉口渴,尿量明显减少再具体的情况就问不出来了,体温也没测过。查体显示体温38.9℃,呼吸30次/分,心率125次/分,血压90/52mmHg,双肺呼吸音略粗,全腹压痛及反跳痛,肠鸣音2-3次/分。儿科贾志义医生考虑“感染性休克”,护理赵西红立刻开通静脉通路,门诊彩超仅显示“腹腔积液”,在医院不能进行CRP、PCT、血气、CT等检查的条件下,吴建林医生经过仔细查体后坚定的说:“这个孩子应该是急性阑尾炎穿孔导致的感染性休克、麻痹性肠梗阻,现在酸中毒明显,病情很重。”当地医生第一反应是“转日喀则吧”,但是日喀则离这里要3.5-4小时的车程,已经感染性休克的孩子能坚持到那个时候吗?如果留院做手术,风险极大,医院目前不具备全麻条件,9岁孩子能否耐受硬膜外麻醉下的腹腔手术?患儿重度感染,当地没有很好的抗生素,腹腔感染能否控制?在我们一入院时边巴院长就强调开展手术的前提是必须确保安全,一旦手术出现意外,医疗队将如何自处?摆在医疗队面前的有两条路,一条是把患儿转日喀则,医疗队不会承担任何风险,另一条就是遵从医生的本心去努力抢救,积极手术挽救患儿的生命,但后果很难预料。

  时间就是生命,吴建林医生低头思索了几分钟,抬起头果断地说:“做吧,我们不能看着一条生命就这样结束,这不符合我们的职业操守,也对不起我们肩头的责任。”作为医疗队长的曹京梅医生说:“好的,这个孩子如果转日喀则风险太大,后果可能不堪设想,让我们一起努力,争取挽救孩子的生命,承担起救死扶伤的职责。”既然决定手术,医疗队和综合病区的医务人员立刻行动起来,当地医生既紧张又期待:紧张的是医院从来没有救治过这么危重的病人,会不会有风险;期待的是能在医疗队专家的指导下开展更有难度的手术,提高他们的技术水平。所有的工作迅速有条不紊地展开,护理人员立刻消毒手术室(昂仁这边条件所限,每次手术前需要提前2小时消毒);电话联系在日喀则执行第九批援藏干部保健任务的麻醉医生张玉柱,张玉柱一听情况,立刻开启远程视频访视患儿后,详细嘱咐麻醉医生强巴术中麻醉注意情况,重点嘱咐硬膜外麻醉患者术中可能因为腹膜刺激出现疼痛时的处理,及术中麻醉需要密切观察的项目。术前需要给患儿积极抗感染同时快速补液,纠正感染性休克,脱水的孩子血管很难找,赵西红护士一针见血,尽可能的为手术创造条件。

  手术室,孩子送进去了,无影灯下是吴建林医生无声的战场,迈过了盲肠后阑尾、术中血压掉到80/40mmHg、清除腹腔脓苔孩子就反应强烈等重重关卡,凭借多年手术经验,果断实行阑尾逆行切除,终于坏疽几近一半的阑尾切出来了,腹腔引流管置入了,冲洗腹腔后仔细关腹,一个小时后孩子安全返回病房。吴建林医生脱下口罩松了一口气。

  当地医生和护士对于感染性休克、麻痹性肠梗阻、酸中毒的认识只在书本上见过,没有具体操作经验。如何补液、补多少、速度如何、晶体和胶体如何补充,应该观察什么……医疗队借此开展教学查房和病例讨论,对照患者一一讲解,外科补液、特殊类型阑尾炎的注意事项、 术中的感控、术后的相关处理、护理工作注意事项等等,外科主任晋美旺久说:“老师,你们太勇敢了,这个病例让我们学到好多东西,这样的机会太难得了。”

  其实,不是我们勇敢,罗曼罗兰曾经说过,真正的英雄是见识到生活的真相依然热爱生活的人。吴建林医生和整个医疗队成员清晰地知道,如果手术不成功我们会面临怎样的窘境,但是我们没有退缩,没有推诿,因为我们始终记得当年发下的誓言“健康所系、性命相托”;因为我们始终记得:“国家卫生健康委给予的这次任务,是市中心医院的荣誉,我们五个人就是我们医院的代表。”

  在青藏高原,在海拔4380米的昂仁,我们的梦想在这里启航,我们的智慧在这里激扬,我们的生命在这里怒放,在这里,我们铸守信仰,扛起肩头的责任,创造一个个奇迹。